我喜欢漫游,也喜欢黄昏和黑夜交接的那一段时光。—三毛

夜有它特别的气息,寂静有它自己的声音,群山变成了一只只巨兽的影子,蠢蠢欲动地埋伏在我们四周。

*****我在这条路上遇到的人和事,就跟每一个在街上走着的人举目所见的一样普通,说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也不值得记载下来,但是,佛说“修百世才能同舟,修千世才能共枕’”,那一只只与我握过的手,那一朵朵与我交换过的粲然微笑,那一句句平淡的对话,我如何能够像风吹拂过衣裙似的,把这些人淡淡的吹散,漠然的忘记?

*****

世间最平和的快乐就是静观天地与人世慢慢地品味出它的和谐。

*****

在我们过去的感受中在第一时间发生的事件,你不是都以为,那是自己痛苦的极限,再苦不能了。 

然后,又来了第二次,你又以为,这已是人生的尽头,这一次伤得更重。是的,你一次又一次的创伤,其实都仰赖了时间来治疗,虽然你用的时间的确是一次比一次长,可是你好了,活过来了。 

医好之后,你成了一个新的人,来时的路,没有法子回头,可是将来的路,却不知不觉走了出去。

*****

朋友是不能要求的,一点也不能,因为我们没有权利。

*****

夜来了,黄昏已尽,巷内一家家华丽高贵的衣饰店看花了人的眼,看痛了人的心,繁华依然引人,红尘十丈茫茫人世,竟还是自己的来处。

*****

古人一再地说,“君子之交淡如水”,这句话实在是不错的。那就有如住在小河边,每日起居中听见水中白鹅戏绿波,感到内心欢悦,但不必每一分钟都跑到门口去老看那条河。因为河总是在的。

*****

偶尔的孤独,在我个人来说,那是最最重视的。我心灵的全部从不对任何人开放,荷西可以进我的新房里看看、坐坐,甚至占据一席;但是,我有我自己的角落,那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

我以为,不断地自我突破,自我调整,自我修正,才是一生中向上爬的力量。

*****

一个问题的的出现,解决的方法,不该是怨天尤人的去怪罪对方,甚而自责,而是冷静的去理出症结的所在,尽可能在个性上,思想上,行为及语言上,慢慢的改进,取的彼此的谅解。这件事情 ,不能急切,不能以火爆似的争吵去解决,更不能以离家出走,甚而激烈的方式的试图以毁灭自已的念头去反抗,这实在是一种愚昧而无用的方式。

*****

朋友的好处,在于可以自由选择。有些,随缘而来,有的,化缘而来。

*****

不知什么地方飞来了一片淡红色的云彩,它慢慢地落在海滩上,海边马上铺展开了一幅落日的霞光。

*****

如果我不喜欢,百万富翁我也不嫁 ,如果我喜欢,千万富翁也嫁。

*****

狂渴和酷热就像疯狗一样咬着我不放。

*****

如果你相信,你的生命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如果你愿意真正地从头再来过,诚诚恳恳地再活一次,那么,请你告诉我,你已从过去里释放出来。

*****

谁喜欢做一个永远漂泊的旅人呢?如果手里有一天捏着属于自己的泥土,看见青禾在晴空下微风里缓缓生长,算计着一年的收获,那份踏实的心情,对我,便是余生最好的答案了。

*****

那时的我,是一个美丽的女人。我知道,我笑,便如春花,必能感动人的–任他是谁。

*****

她拒绝了我,她伤害了我的骄傲。

*****

冷,像几百只小刀子一样地刺着我。

 

*****

对于别人的生活,我们充其量,只是一份暗示,一份小小的启发,在某种情况下丰富了他人的生活,而不是越权代办别人的生命——即使他人如此要求,也是不能在善意的前提下去帮忙的,那不好,对你不好,对他人也不好的。

*****

最爱在晚饭过后,身边坐着我爱的人,他看书或看电视,我坐在一盏台灯下,身上堆着布料,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闲话,将那份对家庭的情爱,一针一针细细地透过指尖,缝进不说一句话的帘子里去。然后有一日,上班的回来了,窗口飘出了帘子等他——家就成了 。

*****

说给自己听 

三毛 

如果有来生, 

要做一棵树, 

站成永恒, 

没有悲欢的姿势 。 

 

一半在土里安祥, 

一半在风里飞扬, 

一半洒落阴凉, 

一半沐浴阳光。 

 

如果有来生, 

要做一只鸟, 

飞越永恒, 

没有迷途的苦恼 。 

 

东方有火红的希望, 

南方有温暖的巢床, 

向西逐退成阳, 

向北唤醒芬芳。 

 

如果有来生, 

希望每次相遇, 

都能化为永恒。

*****

我喜欢漫游,也喜欢黄昏和黑夜交接的那一段时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