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里的感动与沉思 – 罗秉利

摘要

因为疫情的阻隔,还有很多亲戚朋友没能复工,学生没能开学,我们的生活也继续在和病毒的艰苦战斗中进行着。灾难突如其来,人们的生活日常被打破,许多家庭遭受惨烈的破坏。疫情还没有过去,但我们已经看到了胜利。远方的你,还好吗?与您分享罗秉利的文章:疫情里的感动与沉思。

进入2020年农历春节,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来的毫无征兆,节日的喜庆被铺天盖地的“新冠病毒漫延”搞得六神无主。

加之自己年前竟莫名其妙地有了感冒的症状,想想年前又见过一位武汉归来的大学生,于是大年初一就急匆匆跑去医院拍CT,甚至被警告要居家隔离。

疫情里的感动与沉思 – 罗秉利

大年初三,又传来噩耗,我所住的小区里也有了武汉回来发烧的疑似患者。

两天后被确诊为我县首例新冠病毒患者。

这个年,已经毫无年味了,不能串门,甚至不能出门。小区里先是封堵了东西通道,后来更是严把进门关,凡入小区者必测体温,已经到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地步了。

很多人开始抱怨生活乱套了,但看看新闻里,武汉告急!湖北告急!

全中国已无一省不拉响警报了!

再了解一下我们浙江,先是说春节假期延迟,后来形势越来越严峻,温州、宁波、台州这些沿海发达地市的确诊病例也陡然上升,我们湖州便开始封城。

不仅要排查武汉、湖北来的人员,还要排查温州、宁波、杭州等方向过来的人员,一有发烧症状,便要居家隔离,甚至被带至统一的医院进行隔离观察救治。

我在同学群里说:我四十多岁了,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

同学便回:七八十岁的老人都是头一次遭遇!

虽然我经历过非典,可2003年的浙江好像还是置身于事外的,战役主要还是在广州和北京打响。

这次我们真有点猝不及防了,没有任何经验和准备,面对潜伏期如此之长的狡猾“敌人”我们显得很被动,很无力。

大家争抢口罩和消毒药水,人和人从未如此隔膜和互怕。

微信群里的通知和命令接二连三,一天紧似一天。武汉前线还是十万火急,告急和抢救的场面频频出现。武汉这座英雄的城市,还是涌现出了很多舍己为人的感人英雄故事。

尤其武汉金银潭医院的张定宇院长,一位隐瞒了一年“渐冻症”病情的患病院长,他的乐观和敬业,怎不令人流泪,他说:我的寿命可能只有五年,最多十年了。

与其怨天尤人,不如现在充实地去工作,去救治更多的患者,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古罗马皇帝马可·奥勒留在《沉思录》中说:一个乐于反思的人,就不应该漠视或鄙视死亡。

哪一个人会不害怕死亡呢?张院长说:每个人都将走向死亡,只不过有些人距离死亡的过程比较短,而有的人会比较长而已,所以我要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业中去!

武汉前线的医务工作者,每天都在面临生与死的考验,并不是因为他们不惧于死亡,或者漠视死亡,而是他们用充实的工作,有意义的战斗来驱散死亡的恐惧。

武汉市肺科医院的胡明医生面对战友的倒下,不禁泣不成声,哽咽不止;

金银潭医院夏家安医生面对镜头,同样泪眼朦胧,难以言语。这些见怪生死的白衣战士不是铁石心肠之人,他们不是因为恐惧而流泪,而是因为感动和对同事的关爱。

2020年的元宵节晚会,是如此的特殊,观众席竟空无一人,而所有的主持人和演员们都饱含深情地表演着,这样的文艺节目来得很及时,很鼓舞人心!

武汉和湖北的严峻疫情,仍牵动着亿万国人的心,武汉居高不下的确诊数字还是让我们很揪心,庞大的数字背后,又有多少家庭受难?又有多少白衣天使披褂上阵?

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还有无数方舱医院的投入使用,我能够想象到医务人员的劳累,一个护士居然管理着24张床位。

一名医生要工作六个多小时才能喝上一口水,一个小小的失误,就有可能带来致命的风险。

整个中华民族,正在用血肉之躯抵挡着来势凶凶的病毒,何等的悲壮,何等的团结。

又是何等的不易!

我大年初一就写过一篇诗歌,叫《天佑中华》,只想为武汉加油,为中国祈福,甚至在同学群里呼吁为武汉捐款,我所能做的可能只有这些。

希望疫情早日被控制住,希望一切恢复如初,希望中华大地尽快重现生机。

疫情就是命令,同时疫情也是一面镜子,照出了人间真善美,也照出了人性的丑陋和自私。有人被表彰,也有人被处罚;有人支援前线义不容辞,也有人漠视灾难冷嘲热讽。

这就是真实的世界,正如柴静在《看见》中所写的那句话:灾难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无意识,那才相当于死。

2020.2.9下午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