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最难的事

说来说去,做人只有两桩难事,一是如何对付他人,一是如何对付自己。

这归根还只是一件事,最难的事还是对付自己。因为知道如何对付自己,也就知道如何对付他人,处事还是立身的一端。

做人最难的事

自己不易对付,因为对付自己的道理有一个模棱性。从一方面看,一个人不可无自尊心,不可无我,不可无人格。从另一方面看,他不可有妄自尊大心,不可执我,不可任私心成见支配。

总之,他自视不宜太小,却又不宜太大,难处就在调剂安排,恰到好处。

自己不易对付,因为不容易认识,正如有力不能自举,有目不能自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我们对于自己是天生成的当局者而不是旁观者,我们自囿于“我”的小圈子,不能跳开“我”来看世界,来看“我”没有透视所必需的距离,不能取正确观照所必需的冷静的客观态度。

也就生成地要执迷,认不清自己,只任私心、成见、虚荣、幻觉种种势力支配,把自己的真实面目弄得完全颠倒错乱。我们像蚕一样,作茧自缚,而这茧就是自己对于自己所错认出来的幻相。

真正有自知之明的人实在不多见。

知道你自己,谈何容易!在日常自我估计中,道理总是自己的对,文章总是自己的好,品格也总是自己的高,小的优点放得特别大,大的弱点缩得特别小。

人常“阿其所好”而所好者就莫过于自己。自视高,旁人如果看得没有那么高,我们的自尊心就遭受了大打击,心中就结下深仇大恨。这种毛病在旁人,我们就马上看出,在自己,我们就熟视无睹。

希腊神话有一个故事。一位美少年纳西斯自己羡慕自己的美,常伏在井栏上俯看水里自己的影子,愈看愈爱,就跳下去拥抱那影子,因此就落到井里淹死了。

这寓言的意义很深永。我们都有几分“纳西斯病”常因爱看自己的影子堕入深井而不自知。照镜子本来是好事,我们对于不自知的人常加劝告:你去照照镜子看!

可是这种忠告是不聪明的,他看来看去,还是他自己的影子,像纳西斯一样,他愈看愈自鸣得意,他的真正面目对于他自己也就愈模糊,他的最好的镜子是世界,是和他同类的人。

他认清了世界,认清了人性,自然也就会认清自己,自知之明需要很深厚的学识经验。

德尔斐神谕宣示希腊说:苏格拉底是他们中间最大的哲人。而苏格拉底自己的解释是:他本来和旁人一样无知,旁人强不知以为知,他却明白自己的确无知,他比旁人高一着,就全在这一点。

苏格拉底的话老是这样浅近而深刻,诙谐而严肃。

他并非说客套的谦虚话,他真正了解人类知识的限度。“明白自己无知”是比得上苏格拉底的那样哲人才能达到的成就。有了这个认识,他不但认清了自己,多少也认清了宇宙。

孔子也仿佛有这种认识。他说:吾有知乎哉,无知也。

他告诉门人: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所谓“不知之知”正是认识自己所看到的小天地之外还有无边世界。

这种认识就是真正的谦虚。

谦虚并非故意自贬声价,做客套应酬,像虚伪者所常表现的假面孔;它是起于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所已知的比起世间所可知的非常渺小,未知世界随着已知世界扩大,愈前走发现天边愈远。

他发见宇宙的无边无底,对之不能不起崇高雄伟之感,返观自己渺小,就不能不起谦虚之感。

谦虚必起于自我渺小的意识,谦虚者的心目中必有一种为自己所不知不能的高不可攀的东西,老是要抬头去望它。

这东西可以是全体宇宙,可以是圣贤豪杰,也可以是一个崇高的理想。

一个人必须见地高远“知道天高地厚”才能真正地谦虚;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就老是觉得自己伟大,海若未曾望洋,就以为“天下之美尽在己”。

谦虚有它消极方面,就是自我渺小的意识;也有它积极方面,就是高远的瞻瞩与恢廓的胸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