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点儿和温柔的女孩

林子里,住着银色头发的雨精。妈妈雨精叫雨点儿妈妈,小孩雨精叫雨点儿宝宝。

雨点儿妈妈和村子里的农民非常亲密,只要天稍一旱,就会给田里下雨,而农民也会送她些柿饼子、年糕、漂亮的碎布头什么的当谢礼。雨点儿宝宝就一直呆在林子里,盼着妈妈的这些礼物。

雨点儿和温柔的女孩

一天,雨点儿妈妈拿着干爽的白色粉末回来了。

妈妈,这是什么?

雨点儿宝宝眼睛瞪得滴溜圆,问。

你听好了,这叫砂糖。今天,妈妈下了十五块田的雨,农民送的。

可就这么一点?

四方形的纸里,只有那么一小匙砂糖。

是啊,这么好吃的东西,哪一家也没有多少啊。妈妈从前尝过了,今天,这些就给你吧!

于是,雨点儿宝宝就一个人把那点砂糖舔了个净光。然后,雨点儿宝宝一骨碌躺下了,久久地快乐地回味着砂糖的滋味。

得,打那以后,雨点儿宝宝别的什么吃的都不喜欢吃了。不管是多么好吃的核桃、樱桃、葡萄干,只要妈妈一拿过来,就把脸往边上一扭:

不要不要!不是砂糖不要!

雨点儿妈妈发愁了。一边发愁,一边想,砂糖也实在是好吃的东西。

下回,妈妈再去要。

可雨点儿宝宝没听见,舞手跺脚地大声叫了起来:

不要不要,现在就要!

核桃、樱桃、葡萄干撒了一地。(这样下去,这孩子非瘦了不可……)

一天晚上,等宝宝睡着了,雨点儿妈妈悄悄地来到了农民家里。

晚上好。

雨点儿妈妈在树篱笆那儿站住了,用细细的、细细的声音招呼道。扎着的银色头发在风中呼啦啦地飘舞。lz16.cn

晚上好,女主人。只见木门开了,胖胖的女主人露出脸来。

哎呀,这不是雨点儿太太吗?今天够了唷,方才下过雷阵雨了啊!

不不,今天有事相求……

雨点儿妈妈把手搭在要关起来的门上,像是要追过来似的说:女主人,能给我一点砂糖吗?

砂糖?

女主人张大了嘴巴。

是你要吃吗?不,是我儿子馋得不行。

唔……

精明而又吝啬的女主人的眼珠子骨碌一转。然后,突然换了一个亲切的声音:真是不巧,我们家孩子一大堆,就连喂蚂蚁的一点砂糖也没剩下啊。

是吗……

雨点儿妈妈无精打采地低下了头。

于是,女主人仿佛记起来了似的“啪”地拍了一下巴掌:不过,我们家里有砂糖树呢。

她说:就——是,砂糖树。

雨点儿妈妈吃了一惊:有那样的东西吗?

啊,我这就带你去看,跟上我。

女主人笑了,露出了闪闪发亮的金牙。(讨厌讨厌,这人把钱放进了嘴里?)

雨点儿妈妈觉得脊背上蹿起了一股子寒气。

女主人匆匆地走在前头。

防风林那边——到去年为止还种着卷心菜的田里,种的是一大片甘蔗苗。

这就是那片能提取砂糖的树啊。

女主人扬扬得意地用手一指。

我们家从今年开始,才种甘蔗的。用不了多久,就能大量地提取甜甜的砂糖了。

这让雨点儿妈妈赞叹不已。她以为,像桃树、栗子树每年能结出好吃的果实一样,这树本身就能长出白色的砂糖来。

不过,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

女主人把手搁在雨点儿妈妈的肩膀上,用亲切的声音说: 这个夏天,在我们家的田里干活好不好?因为天一旱,甘蔗就全完蛋了。不要去别的地方了,我想只让你为我们家的田里下雨。

怎么办呢?雨点儿妈妈想。

喂,如果这样的话,砂糖你要多少给你多少啊!

真、真的?

啊啊,是真的呀。现在你看嘛,这么一大片田,砂糖你还不是敞开肚皮随便吃嘛!

听了这话,雨点儿妈妈重重地点了点头。

好吧!这下儿子可开心了。

雨点儿妈妈跑回到林子里。

宝宝,等到秋天吧。到了秋天,砂糖要多少有多少啊。不过作为交换,这个夏天,妈妈必须干上整整一个夏天了。

沐浴着月光,雨点儿宝宝香甜地睡着了。这孩子,连睫毛都是银色的。虽然还像个毛线团似的孩子,但希望他很快就能成为一个强壮能干的雨精,雨点儿妈妈祈望着。

田里的甘蔗茁壮成长。

日光普照,一根根甘蔗高得都要仰起头来看了,叶子在风中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田里成了一眼望不到头的绿色的海!

妈妈,砂糖的树长大了吗?

一边吮吸着手指头,雨点儿宝宝一边问。

啊,长得可大了唷。

叶子甜了吗?

听了这话,雨点儿妈妈笑弯了腰:你怎么会知道叶子是甜的呢?

嗯……

那么,什么地方是甜的呢?这个……

雨点儿妈妈想了一下,自己也不知道。不过,她想,到了秋天,就会从那些树上落下来许多白色的砂糖吧!然后,就如同下了一场雪一样,田里一片雪白。

绣球花蔫了,布谷鸟叫了。雷声轰鸣,远山涌起了云彩。

不知不觉,已经是夏天了。

但是,在凉风习习的林子里,雨点儿妈妈并不知道夏天已经来临了。

不过有一天,农民的老婆突然冲进了林子,一把就揪住了雨点儿妈妈,像暴怒了的牛一样吼叫起来:

你怎么了?不知道夏天已经到了吗?

……

你看看太阳!女主人的食指朝天上一指。

那橘黄色,就是天旱的征兆哟!我们家的田,已经干得冒烟了!

是我大意了。雨点儿妈妈认错道。

赶紧去吧!再晚了,我们家的甘蔗就完蛋了。

这个时候,雨点儿宝宝像只小耗子似的缩成了一团,连声音也不敢出。

好了好了,再不快点去,连一匙砂糖也不给你了!说完,女主人就使劲去拖雨点儿妈妈。

雨点儿宝宝伤心地瞅着妈妈的背影。村里真是旱得够厉害的。道路上出现了龟壳似的裂缝,稻草人在干枯的庄稼地里笑着。甘蔗田是彻底地干了,蔫了的叶子,沙沙地摩擦着。

你看看哟!你看看我们家的甘蔗!

女主人把责任全都推到了雨点儿妈妈的头上,恶狠狠地说。

好了,赶紧下场雨吧!下遍我们家的每一寸田。如果不这样的话,就真的不给你砂糖了哟。

就这么一句话,让雨点儿妈妈哆嗦起来了。她连一句话也没说,往上一跳,像只鸟似的伸开了双臂,升到了高高的天上。然后,雨点儿妈妈就用银喷壶给田里下起雨来了。

可是,这不过是一场小小的晴天雨。靠雨点儿妈妈一个人的力量,要想让这么一大片田起死回生,实在是够她呛的。落在甘蔗叶子上的雨,眼瞅着,就被太阳给舔光了。

焦渴的大地怎么吸水,也吸不够。

女主人在下面脸色铁青地叫道:再下再下,不够呀——

这尖厉的声音在四下里回荡。再下再下,不够呀——

就这样,直到总算是把田浇透了,雨点儿妈妈才筋疲力尽地回到了地面上。长长的夏天里,雨点儿妈妈每天就这样地劳作着。她梦见了甘蔗长大、落下砂糖的日子……

梦……

是的。一边劳作,一边像真的做了一个梦似的。身子变得如同淋湿了的棉花一样重,头也昏沉沉的。她觉得早晚有一天,连自己的身子也会变成一滴雨点落下来。(这可不行!)

雨点妈妈一边这样想,一边坚持劳作。就这样,到了夏天的最后一天,雨点儿妈妈终于变成了东方天空上的一条小小的彩虹,随后就消失了。

撒娇的雨点儿宝宝一无所知,还在林子里等着妈妈。可等啊等啊,妈妈也没有回来。

大波斯菊开了。

栗子落了。风变得冷飕飕的了。当林子里铺满了落叶那一天,雨点儿宝宝总算是站了起来。

去看一下吧。已经是十一月了。

迈着忐忑不安的步子,雨点儿宝宝向村子走去。一边走,眼前一边浮现出一片落满了砂糖的田。

一定掉下来好多的砂糖吧!

就是,说不定妈妈每天都在吃砂糖。因为砂糖太好吃了,也许就把我给忘了。

雨点儿宝宝想着这样的事。

好吧,我也要快点。雨点儿宝宝跑起来。跑啊跑啊,好不容易才跑到了田里。

可是,那个地方——从前妈妈说过的防风林那边,什么也没有了。不要说甘蔗了,连一根草都没有。

那里是一片一望无边的空地。

哎?lz16.cn

雨点儿宝宝倒吸了一口气。

他想,不是找错地方了吧?就在这时,从对面走过来一个眼熟的农民的老婆。

啊,是她!雨点儿宝宝朝那边走了过去。

大婶,大婶,砂糖田在哪里啊?

女主人一见到这个孩子,就记起来了:啊——,雨点儿的小崽子来了啊!

可又立即装出一副不认识的模样,目光移向了远方

砂糖田?是说的甘蔗吧?

她问。雨点儿宝宝点了点头。于是,女主人冷冰冰地这样说道:甘蔗啊,前些日子就全都被割了下来,刚刚卖给了工厂。装了十辆大卡车呢!

雨点儿宝宝睁圆了眼睛。割下来了?卖给工厂了?

那掉下来的砂糖呢?

这时,女主人大笑起来:哈哈哈。树上不会掉砂糖的。工厂里不用机器,是提取不出来砂糖的。

可、那、那不是说好了的吗?上次不是说好给砂糖的吗?

说好了的?我怎么一点不知道?

女主人把脸扭向了一边:不可能!雨点儿宝宝揪住了女主人的裤子:夏天的时候,你不是说下完了雨,就给砂糖的吗?不是吗?不是吗?

哼,胡说。如果下雨还要送礼,那还要给太阳、给风送礼了!

女主人甩开了雨点儿宝宝。

我们家孩子一大堆,就连喂蚂蚁的一点砂糖也没剩下啊。

丢下这么一句话,女主人咚咚地走开了。田对面制糖厂的烟囱,慢吞吞地冒着烟。啊,我们被骗了啊!直到这时,雨点儿宝宝才总算是明白过来了。

妈妈……

雨点儿宝宝眯缝起了眼睛。

于是,就在无边的茶色的田的另一头,看到了一个东西闪了一下。他以为那是个银碗。

哎?什么呢?

雨点儿宝宝跑了过去。跑近了,却像一根棒子似的竖在了那里。

啊呀,田当中闪闪发光的,是把喷壶。

是用完了最后一点力气的雨点儿妈妈从天上掉下来的银喷壶。

妈妈已经不在了。

雨点儿宝宝现在算是清楚地知道了。

然后,就是在这个时候,雨点儿宝宝不再撒娇了。他知道了愤怒。

我要快点长大成人!

雨点儿宝宝嘴里咕哝了一句。

他想,当我长成一个真正的大人的时候,要让这个村子下一场大雨!

把房子和田全都冲走!

丢下这么一句话,雨点儿宝宝抱着喷壶,回到了林子里。那脚步像大人一样有力。

从那以后,好些年过去了。

村子仍然安宁和平。甘蔗田一望无际,制糖厂生产着大量的砂糖。

真的平安无事,岁月就那么流走了。那个坏心眼儿的女主人,已经上了岁数。腰也弯了,耳朵也听不见了,枯树似的身体躺在薄被子里。

一天。

这个老太婆把她最疼爱的一个孙女,叫到了枕头边上,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来:去给雨点儿砂糖。

什么?

女孩吃惊地问。奶奶,什么雨点儿啊?

于是,奶奶就叽叽咕咕地开始讲起了从前的往事。把自己对雨点儿妈妈和她儿子所做的一切,都说了出来。那雨点儿宝宝不是很可怜吗?

女孩泣不成声地嘟哝道。奶奶微微地点了一下头,又说了一遍:去给雨点儿砂糖。

那之后来没几天,奶奶就死了。

正好是甘蔗收获的季节。没有一点先兆,一场倾盆大雨突然就向这个村子袭来了。雨一连下了三天。如注的暴雨凶猛地下个不停,眼看着,河里涨水了。

桥被冲垮啦!有谁尖着嗓子叫了起来。

上屋顶!让木筏浮起来!不不,全都逃到山丘上去吧!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器的笛声。

然而,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大雨的人们,乱成了一团。

啊啊啊啊,甘蔗田完了。全都完了。又何止是甘蔗田啊,房子要被冲走了。

这时,那个农民家的女孩猛地用一个尖锐得叫人吃惊的声音叫道:雨点儿宝宝发怒啦。妈妈,给他砂糖!女孩睁着的眼睛大得吓人。

砂糖,砂糖。

说完,女孩就进到厨房,抱着砂糖罐子冲到了外面。

啊呀,别出去!

女孩的妈妈从后面追了上来。但是,红裙子在雨中飘闪了一下,女孩的身影就不见了。

然后很快,雨就难以置信地停住了。剧烈的雨声消失了,村子里一下子静了下来。人们惊恐地打开了窗户。村子得救了,差一点房子和田就被冲毁了。

可是,尽管水全退了,村子又恢复了原样,那个女孩却没有回来。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

肯定是在河里了。可怜,被冲走了。

人们悄声地说。

不过,有人曾经见到过女孩。是去林子里采蘑菇迷了路的人。

穿红裙子的女孩,告诉了我去村子的路。

那么,那孩子长了什么样一张脸?什么样的发型?什么样的声音?脸我记不清了,声音格外清晰悦耳,头发嘛,在月光下看上去是银色的。

……

人们互相对视。

对了对了,还有一个银色头发的小伙子。两个人还请我喝了甜饮料哪。

甜饮料?不是砂糖水吧?

也许吧。因为渴了,好喝得不得了。

那么,肯定是那孩子了。那孩子,是抱着砂糖罐子出门的。

然后,村里的人们一起向林子里跑去。他们分成好几个组,在广阔的林子里细细地找开了。

但林子里一个人也没有。

那里,惟有狗尾草的银色的穗子在晃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