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你要看到零乱的的花影,那便是我私闯入当年的边境!

-一片阳光 

 

清婉可喜的阳光.春初晌午的阳光. 

玲珑煦暖的阳光照人面前,那美的感人力量就不减于花。 

房间内有两种豪侈的光常叫我心绪紧张如同花开,趁着感觉的微风,深浅零乱于冷智的枝叶中间。一种是烛光,高高的台座,长垂的烛泪,熊熊红焰当帘幕四下时各处光影掩映。另一种便是这初春晌午的阳光,到时候有意无意的大片子洒落满室,那些窗棂栏板几案笔砚浴在光蔼中,一时全成了静物图案,再有红蕊细枝点缀几处,室内更是轻香浮溢,叫人俯仰全触到一种灵性。 

只要一片阳光这样又幽娴又洒脱地落在上面,一切都会带上另一种动人的气息。 

桌下一片由厅口处射进来的阳光,泄泄融融地倒在那里。

*****

一个机构多方面受过损伤的身体实在用不着惦挂,我看黔滇间公路上所用的车辆颇感到一点同情,在中国做人同在中国坐车子一样都要承受那种的待遇,磨到焦头烂额照样有人把你拉过来推过去爬着长长的山坡,你若是懂事多了,挣扎一下,也就不见得不会喘着气爬山过岭到了你最后的一个时候。

*****

日子一天一天向前转,昨日和昨日堆垒起来混成一片不可避脱的背景,做成我们周遭的墙壁或气氲,那么结实又那么缥渺,使我们每一人站在每一天的每一个时候里都是那么主要,又是那么渺小无能为!

*****

志摩则不然,了解与不了解,他并没有过分地夸张,他只知道温存、和平、体贴。只要他知道有情感的存在,无论出自何人,在何等情况之下,他理智上认为适当与否,他全能表几分同情,他真能体会原谅他人与他自己不相同处。从不会刻薄地单支出严格的迫仄的道德的天平指谪凡是与他不同的人。

 

*****

现在我死了, 

你—— 

我把你再交给他人负担!

*****

到如今我还记得那一晚的天, 

星光、眼泪、白茫茫的江边! 

 

那一天你要看到零乱的花影, 

那便是我私闯入当年的边境!

*****

我亲爱的朋友 

当这个世界寂静无声的时候 

我常常能听到你在我耳边低语 

那时我常常要忘了 

我们生在凡尘 

却误以为真的有无人之境 

心息相通 

夫复何求?

*****

死本来也不过是一个新的旅程,我们没有到过的,不免过分地怀疑,死不定就比这生苦,“我们不能轻易断定那一边没有阳光与人情的温慰”,但是我前边说过最难堪的是这永远的静寂。

 

*****

旬日来眼看去都是图画 

仍不明白生活同梦怎样的连牵

*****

那一天你要看到零乱的的花影,那便是我私闯入当年的边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