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予:信以为真

包装,算不得是个褒词:寻常一物,稍作包装,就会身价倍长,喧宾夺主。不仔细的人,买了明珠,却把木匣当成宝贝。平平无奇的小店,讲几桩似有若无的心路故事,再做做形象包装,就荣膺名企了。

这样的包装,不可信。

草予:信以为真

可是,又好像不是个贬词:云想衣裳花想容,佛靠金装马靠鞍。美人也不全凭天生丽质,罗衣轻裳好比云霞,脂粉薄施又好似娇花,这一打扮,自然惊为天人。金装的佛,好鞍的马,改头换面,就教人眼前一亮。也是,邋里邋遢,能有几人待见。

这样的包装,也无不当。

自卑,有时就的确需要自信的“包装”。衣薄衫短是没错,也可以有一副甲胄在身的逼人气概。自欺欺人?也不见得。既然,并不是所有的底气,都生而俱来,那又何必事事都认输。与其说是包装,不如说是自我说服。你不同意,没有任何人可以让你承认自卑。

狂欢,有时也是孤独的伪装。此心万籁俱静,此身鼓乐喧天。一杯酒,饮对了,月一轮,影一只,也饮得痛痛快快;饮不对,人一山再一海,也喝得萧萧索索。知道该把酒杯和谁碰在一起,就足够了。一群人,还是一个人,并不重要。如果社会对玲珑剔透的人评分更高,周正得体也没什么不妥。太较真,不是快乐人,也非洒脱客。

眼泪,或许也有过笑容的包装和掩护。笑要多多益善,喜时来一点,怒时借一点,哀时匀一点,乐时取一点,生活,怎好去为难爱笑的人呢。说爱笑的人运气好,也就是在说,达观开朗的人,值得拥有更好的。这是为何?受了伤,却还笑着原谅;经受严寒,却还要笑着输出温暖,这样的人,当然会得到祝福。

生活,竟有如此之多,有意无意的“包装”,好不好?

不管多少胆胆怯怯,可只要神采奕奕,成竹在胸,你的光芒就是可信的。一心赶往美好去处,途中是经过嚷闹,还是经过安静,全无在意的必要。有时候,微笑,或许只是一副温暖的面具,谁会料到,戴上它,会开二月花,能碎一池冰,悄无声息成为了春风一般的人……

阳光,即便假装而来,也可以让阴影腾出地盘。

奋斗是对苟且的包装,这句话,有一时很流行。传得开,流得广,一定是在认可什么。会是什么呢?

也许诗和远方,并不是奋斗的意义。赢得一个爱的人,拥有一辆车,占有车水马龙的城市里一套房,身居高职要位,也不是奋斗的句点。对人生要求精进,奋斗,就是一种自由,也是一种需要,日日不息。

至于柴米油盐,至于衣食住行,至于生老病死,至于富贵荣华,种种“苟且”,的确需要安顿,一不小心,它们也许就成了奋斗的代名词。

对一场好梦,信以为真,未必不是权宜之计。相信黎明,曙光自会如期而至。相信黑夜,漫天星光同样可以照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语录集 » 草予:信以为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