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观 – 胡适

摘要

我们从小就被教育人要有正确的人生观,随着我们慢慢长大的长大,也许我们需要不断地修正自己的人生观,因为人生观不是一个理想而是理想与现实的总结,人生观指导我们究竟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要怎样去实现自己一个有价值的人生。今天云公子为您选读胡适先生的《我的人生观》,让我们和这位思想家来一次跨时空的对话,探讨他对人生观的见解

每个人可以说都有一个“人生观”我是以先几十年的经验,提供几点意见,供大家思索参考。

很多人认为个人主义是洪水猛兽,是可怕的,但我所说的是个平平常常,健全而无害的。干干脆脆的一个个人主义的出发点,不是来自西洋,也不是完全中国的。

中国思想上具有健全的个人主义思想,可以与西洋思想互相印证。

我的人生观 – 胡适

王安石是个一生自己刻苦,而替国家谋安全之道,为人民谋福利的人,当为非个人主义者。但从他的诗文可以找出他个人主义的人生观,为己的人生观。

因为他曾将古代极端为我的杨朱与提倡兼爱的墨子相比。在文章中说“为己是学者之本也,为人是学者之末也。学者之事必先为己为我,其为己有余,则天下事可以为人,不可不为人。”

365读书

这就是说,一个人在最初的时候应该为自己,在为自己有余的时候,就该为别人。

而且不可不为别人。yu.lz16.cn

十九世纪的易卜生,他晚年曾给一位年轻的朋友写信说:最期望于你的只有一句话,希望你能做到真正的、纯粹的为我主义,要你有时觉得天下事只有自己最重要,别人不足想。

你要想有益于社会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你自己这块材料铸成器。

另外一部自由主义的名著《自由论》有一章“个性”也一再的讲人最可贵的是个人的个性。

这些话,便是最健全的个人主义。

一个人应该把自己培养成器,使自己有了足够的知识、能力与感情之后,才能再去为别人。

孔子的门人子路,有一天问孔子说:“怎样才能做成一个君子?”

孔子回答说:“修己以敬。”

这句话的意思,也就是要把自己慎重的培养、训练、教育好的意思。“敬”在古文解释为慎重。

子路又说:“这样够了吗?”

孔子回答说:“修己以安人。”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先把自己培养、训练、教育好了,再为别人。

子路又问:“这样够了吗?”

孔子回答说:“修己以安百姓,修己以安百姓,尧舜其犹病诸。”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培养、训练、教育好了自己,再去为百姓,培养好了自己再去为百姓,就是圣人如尧舜也很不易做到。

孔子这一席话,也是以个人主义为起点的。

自此可见,从十九世纪到现在,从现在回到孔子时代,差不多都是以修身为本。

修身就是把自己训练、培养、教育好。

因此个人主义并不是可怕的。

尤其是年轻人确立一个人生观,更是需要慎重的把自己这块材料培养、训练、教育成器。

我认为最值得与年轻人谈的便是知识的快乐。一个人怎样能使生活快乐。人生是为追求幸福与快乐的《美国独立宣言》中曾提及三种东西,就是(1)生命,(2)自由,(3)追求幸福。

但是人类追求的快乐范围很广,例如财富、婚姻、事业、工作等等。

但是一个人的快乐,是有粗有细的。

我在幼年的时候不用说,但自从有知以来,就认为,人生的快乐,就是知识的快乐。

做研究的快乐,找真理的快乐,求证据的快乐。

从求知识的欲望与方法中深深体会到人生是有限的,知识是无穷的,以有限的人生,去深求无穷的知识,实在是非常快乐的。两千年前有一位政治家问孔子门人子路说:“你的老师是怎样的人?”

子路不答。www.lz16.cn

后来孔子知道了,说: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你的老师‘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从孔子这句话,可以体会到知识的乐趣。

我的人生观 – 胡适

希腊科学家阿基米德在澡堂洗澡时,想出了如何分析皇冠的金子成分的方法,高兴得赤身从澡堂里跳了出来,沿街跑去,口中喊着:“我找到了,我找到了。”

这就是说明知识的快乐,一旦发现证据或真理的快乐。英国两位大诗人勃朗宁和丁尼生有两首诗,都是代表十九世纪冒险的、追求新的知识的精神。

最后谈谈社会的宗教说,一个人总是有一种制裁的力量的,相信上帝的人,上帝是他的制裁力量。

我们古代讲孝,于是孝便成了宗教,成了制裁。

现在在台湾宗教很发达,有人信最高的神,有人信很多的神,许多人为了找安慰都走了宗教的道路。

我说的社会宗教,乃是一种说法,中国古代有此种观念,就是三不朽:立德,是讲人格与道德;

立功,就是建立功业;立言,就是思想语言。

在外国也有三个,就是Worth,Work,Words。这三个不朽,没有上帝,亦没有灵魂,但却不十分民主。究竟一个人要立德,立功,立言到何种程度,我认为范围必须扩大。

因为人的行为无论为善为恶都是不朽的。

我国的古语:“流芳百世,遗臭万年”便是这个意思……

因此,我们的行为,一言一动,均应向社会负责,这便是社会的宗教,社会的不朽……

我们千万不能叫我们的行为在社会上产生坏的影响,因为即使我们死了,我们留下的坏的影响仍是永久存在的“我们要一出言不敢忘社会的影响,一举步不敢忘社会的影响”。

即使在社会上留一白点,我们也绝对不能留一点污点,社会即是我们的上帝,我们的制裁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