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命运对我们来说还是个谜

摘要

谈起美国的西雅图大家并不陌生,但这个城市的名字却是来自一位印第安杜瓦米许部落的酋长,西雅图市即以这位酋长名字命名。1851年最早的白人移民来到西雅图,要求以15万美元买下他们脚下200万英亩(约8000平方公里,比上海市略大)的土地,并威胁说,就算他们不卖,政府也会用枪炮强行收走。

1854年3月11日,西雅图酋长在当地的一个大型室外集会上对此进行了回应,也成为了最早的探讨以人与自然关系、人与记忆关系的著名篇章。

你们的命运对我们来说还是个谜

有人从华盛顿捎来信说,你们想购买我们的土地,但是土地、天空、河流怎么能出卖呢?

这想法对我们来说,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这就跟没人会说新鲜的空气和粼粼的水波,仅仅属于我们不属于别人一样,又怎么可以买卖他们呢?

365读书

这里的每一寸土地对我们的族人来说都是神圣的。

哪怕是一根发亮的松针,一粒海滩上的沙子,一片林中的雾霭,一颗清晨的露珠,一只鸣唱的小鸟。

所有这一切,在我们族人的记忆和现实中都是神圣的。

树的汁液流经树干,正如血液流经我们的血管,我们是土地的一部分,土地也是我们的一部分。

芬芳的花朵是我们的姐妹,麋鹿、骏马、雄鹰是我们的兄弟,山林,草地,动物和人类都属于一个大家庭。大河小溪中闪闪发光的,不仅仅是水,那也是我们祖先的血液。

如果我放弃这片土地,转让给你们,你们必须记住,土地是神圣的,清澈湖水中的每一个倒影,都反映着我们族人的历史和生活的历程,那潺潺的流水声便是我们祖辈亲切的呼唤。

河流是我们的兄弟,他解除我们的干渴,运载我们的木船,哺乳着我们和我们的子孙。

因此你们必须像对待自己的兄弟一样,善待每一条河流。

如果我们放弃这片土地,转让给你们。

你们必须记住:就如同空气对我们所有的生命都是宝贵的一样,他给了我们祖先第一次呼吸,也接受了他的最后一声叹息;

他给了我们每个子孙以及所有的生命以灵魂,因此你们必须保持土地的神圣,让任何人都可以享受大地上的百花争艳和扑鼻馨香。

那么我会考虑,你们买我们的土地,但是我还有一个条件:白人务必要像对待他的兄弟那样来对待这土地上的兽类。www.lz16.cn

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列仅仅是路过的火车上的白人,要射杀成群的野牛,再将它们留在草原上烂掉;不明白,不明白冒烟的铁马怎么会比我们只有在维持生命时才杀的野牛更加重要。

如果没有了那些鸟兽人将会怎样?

如果所有的鸟兽都没了踪影,人是会因为精神极度孤寂而死亡的啊,而且降临在鸟兽身上的命运,终究也会降临到人的身上,这是因为万物都是相生相连的一个整体。

你们会教诲自己的孩子,就如同我们教诲自己的孩子那样吗?土地是我们的母亲,土地所赐予我们的一切,也会赐予我们的子孙。

我们知道,人类属于土地,但土地不属于人类。世界上的万物都是相互关联的,就像血液把我们身体的各个部分连接在一起,生命之网并非人类所编织。人类不过是这个网络中的一根线,一个结。

但人类所做的一切,最终会影响到这张网,也会影响到人类本身,因为降临到土地上的一切也最终会降临到土地的儿女的身上。如果我们伤害了土地,那就是对造物的亵渎。

你们的命运,对我们来说是个谜。

可以设想一下,如果原始森林中尽是人类的足迹,幽静的山谷中布满着横七竖八的电线;如果草丛灌木消失了,空中的雄鹰不见了,马匹和猎犬也没有了用场;

如果最后一个印第安人与荒野一同消失,他们的记忆就像草原上的云一样在空中飘散,这些湖岸和森林还会存在吗?我们的灵魂还会存在吗?

我们热爱土地,就像出生的婴儿热爱母亲心脏跳动的声音一样。所以如果我们放弃这片土地,转让给你们,你们就要像我们一样热爱它,照管它。

为了子孙后代,你们要始终不渝地献出自己全部的力量、精神和情感来保护土地。

我们是土地的一部分,你们也是。

土地对我们是珍贵,对你们也是。

没有人能够分开,无论是印第安人,还是白人,我们终究是兄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