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香色 – 许冬林

摘要

有人说一种颜色就是一种性格一种气质甚至是一种风骨,我说一种颜色是一种生活的态度,也是一种对生命的独特解读。今天为您来读许冬林的《秋香色》

秋香色,一种极具古典味的颜色。实则就是浅黄,有时在浅黄里还渗透隐约的一抹浅绿。深深浅浅喜欢这颜色已有多年,一直觉得这颜色里有一种别样的妖娆,一种低调的奢华。

秋香色 – 许冬林

《红楼梦》里,林黛玉初进贾府,老嬷嬷领着她去见二舅母王夫人。

到得正室东边的耳房内,王夫人不在。阒寂房间里,林黛玉看到了那炕上正面设着大红靠背、石青引枕,还铺着一条秋香色金钱蟒大条褥。隐隐的贵气透过来,让人噤声不敢语。

365读书

再折到东廊小正房,在这个王夫人日常起居的房间里,黛玉才看到了那些半旧的陈设。

回头想,那东房间是奢华的,只是,是一种无声的奢华。

这奢华虽是不撞眼刺目,虽是做给人看,却自有分量令人心头凛然。

第八回里宝玉探望病中宝钗,宝钗坐在炕上作针线,一副家常打扮,穿戴都是些半新不旧的衣饰。宝钗是低调的人,即使是美貌,也不让那光芒咄咄逼人,而是软软敛下来。

而宝玉就不一样了,事事过于隆重,恨不能把每一个日子都当作节日来过。那一天,宝玉头上戴了金冠,额上勒了金抹额,身上还穿了件秋香色立蟒白狐腋箭袖。如此奢华艳丽的装束。

只是,这也是一个人的奢华。www.lz16.cn

宝钗光是在衣饰色彩与打扮上就没能和他应和,让人忍不住替宝钗遗憾。

如果宝玉不出家,关上门后,婚姻里那些山长水远的日子,两个人要怎样尴尬应对,才能走得完!

多年前的一个春末,心思寡淡,到圣迪奥女装店里转,挑了一件秋香色的薄羊毛线衫和搭配的细条纹裙子。买回来后,不几日,夏天响亮来到,那衣服便无从上身。

衣橱里挂了一整个长夏,也不恼,偶尔在衣橱边流连,只是看看。不穿,只是看看,享受一个人的奢华。安静无声,与世无扰,一如想念。

待到夏阑珊,秋风里穿着那秋香色的线衫自桂花阴下经过,竟如和相好多年复又分别的旧人重逢,欢喜都在深深浅浅的杯盏里,不与外人道,独享内心繁华。

如今,人到中年,心思渐淡渐薄,淡薄如一杯菊茶,香已逸散,只有菊瓣垂老卧杯底。

是啊,一些人狠心忘去,一些人还沉在心底,水中明月似的。

某日,忽作小儿女心,想出门去见一个人,一个人去见。衣橱里翻,弄妆迟迟,翻出一条秋香绿的丝巾。想起那时系它,人还很清瘦,还在小病中。独自浮想一番,也不出门了,煮水烹菊茶。

就着往事,一腔儿女心,用一壶茶水和一个下午的时光,慢慢将之消解。

人到中年,庸庸碌碌,纷纷扰扰,想念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只能偶尔奢侈,轻轻地奢侈一下。想想,如果没有想念,那么人一定是彻底地老了旧了。何况,有的人到老了还在想念。想念就像痒和疼,应是一个人起码的知觉。

想念的那一刻,世界荒芜衰老,而莲花,从心底亭亭出水盛开。

心灵洁净,血液回流,青春重回宝座。

这是一个人内心的奢华年代,但没有观众喝彩,就像秋香色。

所以,红喜绿怨的裙裳里,一定要有一件秋香色的,让身子住进去,低低奢华,独自摇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