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班后脱下防护服的喘息 – 吴祖龙

摘要

美国政治家基辛格说:“中国人总是被他们之中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的确,其实那些最勇敢的人就在我们身边,他们和我们一样有血有肉有父母子女亲人,会感觉疲累,需要理解,他可能是我们的同学,玩伴,密友,也可能是我们的手足同胞。“英雄”最怕只是英雄。与您分享广东援武医疗队,茂名市人民医院护士吴祖龙的文章:夜班后脱下防护服的喘息。

夜班总是让人难过的,无论是患者还是医护人员。多少甜美的梦,正回到家乡,与相念的人团聚,与相爱的人互拥 ,突然的闹钟把我在梦乡中惊醒。

夜班后脱下防护服的喘息 – 吴祖龙

闹钟声如同战场上的号角声,号角吹起,战士们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迅速地换上战衣与各位战友集合在巴车上。这是通往战场的巴车,战士们侃然正色地坐着,大部分都闭目养神为临近的战斗养精蓄锐。

有好多人认为,到了晚上会清闲好多。

其实并不然,人要休息,可是病毒不会休息,所以全部的治疗都要抓紧,都要跟上,走到病毒的面前,不能落后,还有全部的清洁与隔离消毒工作更是一刻不能迟疑,不能让病毒有机可乘,我们要打病毒一个措手不及。为了预防被病毒入侵,更要自身提高十分的警惕,一秒都不能松懈。

去帮他们添加氧气水时,留意到有位吖叔说话特别地中气有力,他本来是在抢救房住的,情况好转后就调到普通病房继续治疗。

他对我也是比较有印象,因为在抢救房时候护理过他,有次深夜他睡不着,我就一直一直催他睡觉,告诉他,如果休息不好,那对身体免疫力的影响是挺大的。

吓得他,连忙说了几声谢谢后就放下手机睡觉了。哈哈,是一位可爱的吖叔。

看到他比以前康复了好多,忍不住调侃说道“叔啊,是不是感觉好多了?以前看到你说话都快要喘不过气,现在不但有力了还是中气十足,不过你想快点出院的话,那平常感觉可以的情况下,一定要锻炼下身体,不要一直躺在床上。”

他哈哈笑了好几声,说道“是啊,比以前好好多了,这要谢谢你们,我每天都会锻炼的,在窗前做做运动,放心,我会好快出院的,哈哈哈。”

说完又笑了几下,看得出,身体恢复后心情还不错。冲他给了大拇指后,又向病房里每个人都给了大拇指说道“你们也要加油,努力,早点康复”

今晚的病房里气氛不再这么压抑了,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的,似乎看到了希望,那仿佛就在前方,向着我们招手。此时心里很是欣慰,也让我想起另一对恩爱的夫妻。

爱情不一定是跋山涉水地来见你,它可以是,当你不舒服时,我拿着正在输液的针水走过几间房间来看你。lz16.cn

他们俩是对婚龄有六十几年的夫妻,因为新冠的原因,就一前一后地来到医院隔离。

老奶奶比爷爷住进医院早几天,病情严重无法下床活动,还上了心电监护,观察老奶奶生命体征,有什么异常就能马上发现和处理。

爷爷过了几天才住进医院,病情就轻点,所以不是按排在抢救房,而是隔了三四个房间的普通病房。

老爷爷每天早上都会走过来看她,喂她吃饭,陪她说话。也许三四个房间的距离对于我们身强力壮的年轻人来说,也就是几步路的时间。

可是让老爷爷来,蜗行牛步似的,那就仿佛过了一世纪。

每天都是如此来回,我问爷爷为什么辛苦走来走去,奶奶有我们照顾着,你不要太担心。他却说,不是怕你们照顾地不好,而是她没有我的陪伴会很孤独的,在家时我都是一直照顾着她,都习惯了。

爱情也许就是这样,不离不弃的相伴。

有次早上爷爷要在病房等候输液,没有来到奶奶床前喂早餐,怕饿着,对此是很不放心,每次有医护人员经过他的床位,都要询问下,我们有没有喂早餐给她吃。

尽管早上很忙,我们都耐心地和他说,吃早餐了,鸡蛋和牛奶,红薯。

他还是执意要求输上液后,去看一眼。与其说是对我们不放心,还不如说是对老奶奶的关心到了极点,任其他人怎么说,还不如亲自看上一眼,得以心安。

爱情不必太多的言语,有的时候一个眼神就够了。

这样的爱情真好,老了相伴,病了相靠。

早上六点多下班回到住所,这时候的我,多想马上躺在床上,那怕是椅子上好好坐一会也行,可是我不能这样做。因为从医院回来,说不定带有什么病菌,所以回到住所后,等于开始一轮漫长的消毒工作。

弄完后,也就七点多了,终于可以躺着床上好好休息,但是困意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想起出发前,和家人的对话,因为发布援武信息和报名时间都比较匆忙,所以在报名时,完全顾不上同家人商量就和领导申请了名额。

报名后拔通了老爸的电话

爸,回到家了吗?因为新冠的原因过年不能回去,我要留24小时在医院待命,所以他们从老家过来陪我吃个饭后就匆忙回去照顾老爷子了。

龙啊,哦,还没回到,好快了。怎么了?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心一下子乱了,本来想到的所有说服他们的话,都不知道如何出口。

老了,他们这些年真的老了很多,我走了后,他们怎么办。

沉默了一会,最终我还是开口了“爸,我报名了,报名去武汉了。”当他听到这消息后,明显激动好多,言语也快了“报名去武汉?什么时候报名的?现在这个时间你为什么要去武汉?你不怕吗?”一会的功夫,连续问了几个问题,问得我都不知从何回答他。但是又想到武汉紧张的情况,再次下定决心。

就是刚才报的,现在武汉那边,疫情发展严重,所以就要第二批支援,而且你也知道你儿子我是读这行的,干的就是这危险的事,平时在科室什么传染病没接触过,还怕什么新冠,再说我们会有防护服,做好保护的,国难在前,怎能容忍我退缩,国家国家,大国为重,才能顾小家。

本来不喜欢讲大道理的我,出奇地讲了很多道理。

老爸也明显动容了好多,说道“我不知道怎么说,那你和你妈说吧”转手就把电话递给了我妈“喂,龙啊,你能不去那个武汉吗?让别人去?”听到声音,不难猜出,老妈在哭。

我已经报名了,没事的,我们会有保护措施的,会有防护服的,请你放心,我真的长大了,你过年在家不到处走,我就好放心了…………

说了好一会,老妈最终也是半支持状态。因为他们只是平常人的父母,和平常人一样的心态,只想儿女好好的,他们就安心了。

当时顾着报名,就没有细想生与死的问题,只想一心来救人。生与死有那么可怕吗,可怕的是生时胆小无为,死时无能为力,生时糊涂,糊涂死去才为可怕。

来到武汉后,好多人都说我们是英雄,我其实还是那个我,只是换了套工作服,到了不一样的地方做一样的工作而已,哪里有你们说得这么伟大。

只想尽我所能出一份力而已,我不是英雄,更不英勇,我只是一个平淡不过的护士。

世界上没有那么多英雄,更没有底裤外面穿的超人。

当大家都不愿意靠近这里时,可却有着一大部分暪着家人来这里,还有一部分是不管家人阻挡,怎么样都要来这边,仿佛这里有无数的金子吸引到他们一样。让他们狠心到连家人都不管,不知是可笑,还是可爱。lz16.cn

说起怕死,比任何人都怕,穿了一套手术衣后,又穿一套防护服,戴了N95口罩,还戴外科口罩,明知道外面天气是5度,可是工作起来还是一身汗,尽管湿透了又干,还是不舍得脱。

所以世界上那里有这么多的英雄,如果有的话,我可不敢底裤往外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