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与

摘要

曾经,我因为担心那些被施舍的人太多都是伪装的,而纠结要不要冒着善意被欺骗的风险给与帮助,我也觉得自己力量渺小,能够做的并不多,我还不具备施与的资格。直到我学会用微笑鼓舞摔倒的孩童,直到我懂得用理解的眼神去消减误会的伤害,直到我用行动影响了一些一时迷路的人。

与您分享纪伯伦的文章:施与。

一位富人接下来说,请为我们讲施与。

他答道:当你们拿出自己的财产时,你们的施与微不足道。

施与

你们奉献自己时,才是真正的施与。

因为你们的财产不就是一些你们担心明天可能需要才占有、才保护的东西吗?

而明天,明天又能给那谨小慎微追随朝圣者,而又把骨头埋藏在荒沙里的狗带来什么?

除了需要本身,你们还需要什么呢?

当井水满溢,你对干渴的恐惧岂不就是一种无法解脱的干渴?

有些人只捐弃自己财产中的一点一些,—-他们是为得到认可而施与,而他们隐藏的欲望使他们的馈赠不成为美。也有一些人,他们拥有甚少,却全部付出。

他们相信生命和生命的赠礼,他们的储柜从不空虚。

有些人快乐地施与,这快乐就是他们的回报。

有些人痛苦地施与,这痛苦就是他们的洗礼。

还有一些人,给予时并不觉得痛苦,也不是为了寻求快乐,或布善施德;

他们施与,就像山谷那边的桃金娘散发芳香。

上帝通过这些人之手施教,透过他们的双眸向大地微笑。

被祈求时施与固然很好,但更高的境界是通过体察,在别人开口前相赠。

对于慷慨的人,能找到乐于接受馈赠的人较之施与本身是更深的快乐。

你有什么不能舍弃的呢?

总有一天,你所有的一切都将留与他人;

所以现在就馈赠吧,把奉献的时机留给你自己,而不是你的继承人。

你们常说:我会解囊,但只为值得的人。

你们果园中的树木不会这样说,你们草地上的羊群也不会这样说。

因为奉献,它们才会生存,而拒绝只会带来灭亡。

一个配得到自己白昼与黑夜的人,无疑配从你们这里获得其他一切。

一个配从生命之海中取饮的人,也配从你们的小溪里汲满水杯。

什么样的美德能超过接受的勇气、信任、甚至慈悲?

你是谁,值得人们撕开胸膛、摘下自尊的面纱,让你看到他们赤裸的价值和他们无愧的尊严?

先审视一下自己是否配作一个馈赠者,一件施与的工具。

因为一切都是生命对生命的馈赠—-而你,将自己视为施主的你,不过是一个见证。

至于你们这些受惠者—-你们的确都是受惠者一毋须背负感恩戴德的重担,以免给自己以至施与者套上枷锁。不如与施与者凭借馈赠,如同凭借一对翅膀,一起飞翔,

因为耿耿于欠负,就是怀疑那以乐善好施的大地为母,以上帝为父的施与者的慷慨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