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

散文精选

汪曾祺:咸菜茨菇汤

1
一到下雪天,我们家就喝咸菜汤,不知是什么道理。是因为雪天买不到青菜?那也不见得。除非大雪三日,卖菜的出不了门,否则他们总还会上市卖菜的。这大概只是一种习惯。一早起来,看见飘雪花了,我这就知道:今天中午是咸菜汤! 咸菜是青菜腌的。我们那里过去不种白菜,偶有卖的,叫做“黄芽菜”,是外地运去的,很名贵。一盘黄芽菜炒肉丝,是上等菜。平常吃的,都是青菜,青菜似油菜,但...
赞 (0)阅读(27)
散文精选

侯银匠 – 汪曾祺

1
摘要 平凡的人,平常的事,你说不幸,他觉得满足。在一场不长不短的人生,我们会扮演各种各样的角色,也和各色的人演着对手戏,等你的一出唱完,看着台下散场的人群,你会觉得刚才,其实你可以唱得更好吗?与您分享汪曾祺的文章:侯银匠。 白果子树,开白花,南面来了小亲家。 亲家亲家你请坐,你家女儿不成个货。 叫你家女儿开开门,指着大门骂门神。 叫你家女儿扫扫地,拿着笤帚舞...
赞 (0)阅读(20)
散文精选

大妈们 – 汪曾祺

1
摘要 我们仿佛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但我们又同时生活在不同时间空间不同思想不同层次的各色世界里,甚至每个人都是一个世界。今天与您分享汪曾祺的文章:大妈们。 我们楼里的大妈们都活得有滋有味,使这座楼增加了不少生气。许大妈是许老头的老伴,比许老头小十几岁,身体挺好,没听说她有什么病。生病也只有伤风感冒,躺两天就好了。她有一根花椒木的拐杖,本色,很结实,但是很轻巧,一...
赞 (0)阅读(15)
散文精选

汪曾祺:要账

1
张老头八十六了。身体还挺好,只是耳朵聋,有时糊涂。有一次他一个人到铁匠营去,找不到自己的家了 。他住在蒲黄榆,从蒲黄榆到铁匠营只有半站地。从此他就不往离他的家十步以外的地方遛跶。他只是在他所住的居民楼的下面的墙根底下坐着,除了刮大风,下雨,下雪。 带着他的全部装备:一个马扎,一个棉垫子,都用麻绳吊在一起,一个紫红色的尼龙绸口袋,里面装的是眼镜盒,——他其实不...
赞 (0)阅读(15)
散文精选

汪曾祺:新校舍

1
西南联大的校舍很分散。有一些是借用原先的会馆、祠堂、学校,只有新校舍是联大自建的,也是联大的主体。这里原来是一片坟地,坟主的后代大都已经式微或他徙了,联大征用了这片地并未引起麻烦。 有一座校门,极简陋,两扇大门是用木板钉成的,不施油漆,露着白茬。 门楣横书大字:“国立西南联合大学。”进门是一条贯通南北的大路。路是土路,到了雨季,接连下雨,泥泞没足,极易滑倒。...
赞 (0)阅读(22)
散文精选

汪曾祺:槐花

1
玉渊潭洋槐花盛开,像下了一场大雪,白得耀眼。来了放蜂的人。蜂箱都放好了,他的“家”也安顿了。一个刷了涂料的很厚的黑色的帆布棚子。里面打了两道土堰,上面架起几块木板,是床。床上一卷铺盖。地上排着油瓶、酱油瓶、醋瓶。一个白铁桶里已经有多半桶蜜。外面一个蜂窝煤炉子上坐着锅。一个女人在案板上切青蒜。锅开了,她往锅里下了一把干切面。不大会儿,面熟了,她把面捞在碗里,加...
赞 (0)阅读(16)
散文精选

汪曾祺:安乐居

1
安乐居是一家小饭馆,挨着安乐林。 安乐林围墙上开了个月亮门,门头砖额上刻着三个经石峪体的大字,像那么回事。走进去,只有巴掌大的一块地方,有几十棵杨树。当中种了两棵丁香花,一棵白丁香,一棵紫丁香,这就是仅有的观赏植物了。这个林是没有什么逛头的,在林子里走一圈,五分钟就够了。附近一带养鸟的爱到这里来挂鸟。他们养的都是小鸟,红子居多,也有黄雀。大个的鸟,画眉、百灵...
赞 (0)阅读(22)
散文精选

汪曾祺:下水道和孩子

1
修下水道了。最初,孩子们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只看见一辆一辆的大汽车开过来,卸下一车一车的石子,鸡蛋大的石子,杏核大的石子,还有沙,温柔的,干净的沙。 堆起来,堆起来,堆成一座一座山,把原来的一个空场子变得完全不认得了。 他们曾经在这里踢毽子,放风筝,在草窝里找那么尖头的绿蚱蜢——飞起来露出桃红色的翅膜,格格格地响,北京人叫做“卦大扁”…… 原来挺立在场子中间...
赞 (0)阅读(18)
散文精选

汪曾祺:栗子

1
栗子的形状很奇怪,像一个小刺猬。栗有“斗”,斗外长了长长的硬刺,很扎手。栗子在斗里围着长了一圈,一颗一颗紧挨着,很团结。当中有一颗是扁的,叫做脐栗。 脐栗的味道和其他栗子没有什么两样。坚果的外面大都有保护层,松子有鳞瓣,核桃、白果都有苦涩的外皮,这大概都是为了对付松鼠而长出来的。 新摘的生栗子很好吃,脆嫩,只是栗壳很不好剥,里面的内皮尤其不好去。 把栗子放在...
赞 (0)阅读(10)
散文精选

汪曾祺:茶干

1
家家户户离不开酱园。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倒有三件和酱园有关:油、酱、醋。 连万顺是东街一家酱园。 他家的门面很好认,是个石库门。麻石门框,两扇大门包着铁皮,用奶头铁钉钉出如意云头。本地的店铺一般都是“铺闼子门”,十二块、十六块门板,晚上上在门槛的槽里,白天卸开。这样的石库门的门面不多。城北只有那么几家。一家恒泰当,一家豫丰南货店。恒泰当倒闭了,豫丰失...
赞 (0)阅读(19)
散文精选

汪曾祺:看画

1
上初中的时候,每天放学回家,一路上只要有可以看看的画,我都要走过去看看。 中市口街东有一个画画的,叫张长之,年纪不大,才二十多岁,是个小胖子。小胖子很聪明。他没有学过画,他画画是看会的。 画册、画报、裱画店里挂着的画,他看了一会就能默记在心。背临出来,大致不差。他的画不中不西,用色很鲜明,所以有人愿意买。他什么都画。 人物、花卉、翎毛、草虫都画。只是不画山水...
赞 (0)阅读(18)
散文精选

汪曾祺:葡萄月令

1
一月,下大雪。 雪静静地下着。果园一片白。听不到一点声音。葡萄睡在铺着白雪的窖里。 二月里刮春风。 立春后,要刮四十八天“摆条风”。 风摆动树的枝条,树醒了,忙忙地把汁液送到全身。树枝软了。树绿了。 雪化了,土地是黑的。黑色的土地里,长出了茵陈蒿。碧绿。葡萄出窖。 把葡萄窖一锹一锹挖开。 挖下的土,堆在四面。葡萄藤露出来了,乌黑的。 有的梢头已经绽开了芽苞,...
赞 (0)阅读(12)
散文精选

汪曾祺:贴秋膘

1
人到夏天,没有什么胃口,饭食清淡简单,芝麻酱面(过水,抓一把黄瓜丝,浇点花椒油); 烙两张葱花饼,熬点绿豆稀粥…… 两三个月下来,体重大都要减少一点。秋风一起,胃口大开,想吃点好的,增加一点营养,补偿补偿夏天的损失,北方人谓之“贴秋膘”。 北京人所谓“贴秋膘”有特殊的含意,即吃烤肉。 烤肉大概源于少数民族的吃法。日本人称烤羊肉为“成吉思汗料理”(青木正《中华...
赞 (0)阅读(12)
散文精选

汪曾祺:手把肉

1
进入了“三伏天”的头伏,夏天凶猛的气势终于要来了。天气容易胃口不好,所以,挑了这篇能刺激食欲的文章。深夜放毒,现在开始!与您分享汪曾祺的文章:手把肉。 蒙古人从小吃惯羊肉,几天吃不上羊肉就会想得慌。蒙古族舞蹈家斯琴高娃(蒙古族女的叫斯琴高娃的很多,跟那仁花一样的普遍)到北京来,带着她的女儿。她的女儿对北京的饭菜吃不惯。 我们请她在晋阳饭庄吃饭,这小姑娘对红烧...
赞 (0)阅读(8)
散文精选

大妈们都活得有滋有味

1
我们楼里的大妈们都活得有滋有味,使这座楼增加了不少生气。 许大妈是许老头的老伴,比许老头小十几岁,身体挺好,没听说她有什么病。生病也只有伤风感冒,躺两天就好了。 她有一根花椒木的拐杖,本色,很结实,但是很轻巧,一头有两个杈,像两个小犄角。她并不用它来拄着走路,而是用来扛菜。 她每天到铁匠营农贸市场去买菜,装在一个蓝布兜里,把布兜的袢套在拐杖的小犄角上,扛着。...
赞 (0)阅读(15)
散文精选

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 – 汪曾祺

1
摘要 抗日战争爆发后,国立北京大学,国立清华大学,私立南开大学陆续转移,1938年四月,三校于昆明成立国立西南联合大学。1939年,汪曾祺考入西南联大中国文学系,于是,和当时在西南联大授课的沈从文有了这场师徒情谊。与您分享这篇《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 沈先生在联大开过三门课:各体文习作、创作实习和中国小说史。 三门课我都选了,——各体文习作是中文系二年级必...
赞 (0)阅读(13)
散文精选

忍,是一种非常庸俗的人生哲学 – 汪曾祺

1
摘要 忍一时风平浪静、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些话语一定会有人讲给你听,且一定会拿出许多个故事来佐证这些话的正确性,相信也有不少人把“忍”看作为自己的一种人生哲学,那这个“忍”来的人生究竟会是个什么样子呢,且听汪曾祺先生和您念叨念叨。 大约三十年前,我在张家口一家澡堂洗澡,翻翻留言簿,发现有叶老给一个姓王的老搓背工题的几句话,说老王服务得很周到,并说:与之交谈,亦...
赞 (0)阅读(14)
散文精选

自得其乐

1
摘要 不得不说,现代人的生活内容很丰富,我们可做的能做的事越来越多,但为什么还会有莫名的空虚感,觉得生活没有乐趣呢?今天和您分享的文章,来自一个很会生活的人——汪曾祺,与您分享他的这篇:自得其乐。 孙犁同志说写作是他的最好的休息。是这样。一个人在写作的时候是最充实的,也是最快乐的。 凝眸既久(我在构思一篇作品时,我的孩子都说我在翻白眼)欣然命笔,人在一种甜美...
赞 (0)阅读(45)
散文精选

黄油烙饼

2
摘要 现在的日子里,人们太少会为了一口吃的而费劲脑筋。但我依然忘不了奶奶外婆她们用手撮起掉在灶台上的饭粒,一边可惜地说“糟蹋了”,一边吮进嘴里的样子。她们经历过挨饿的日子,因此更懂珍惜。与您分享汪曾祺的文章:黄油烙饼。 萧胜跟着爸爸到口外去。 萧胜满七岁,进八岁了。他这些年一直跟着奶奶过。他爸爸的工作一直不固定。一会儿修水库啦,一会儿大炼钢铁啦。他妈也是调来...
赞 (0)阅读(40)
散文精选

下大雨 – 汪曾祺

1
雨真大。下得屋顶上起了烟。大雨点落在天井的积水里,砸出一个一个水泡。 我用两只手捂着耳朵,又放开,听雨声:呜——哇;呜——哇。 下大雨,我常这样听雨玩。雨打得荷花缸里的荷叶东倒西歪。 在紫薇花上采蜜的大黑蜂钻进了它的家。它的家是在椽子上用嘴咬出来的圆洞,很深。大黑蜂是一个“人”过的。紫薇花湿透了,然而并未被雨打得七零八落。 365读书 麻雀躲在檐下,歪着小脑...
赞 (0)阅读(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