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房子和建筑不是一回事盖房子是把房子建起来,而建筑是一种艺术—林微因

红叶里的信念

*****

话从哪里说起?等到你要说话,什么话都是那样渺茫地找不到个源头。

*****

“惭愧”俩字我嫌它们过于单纯,所以我没有字来告诉你,我心里所感触的味道。

*****

你不知道你是个很古怪的小孩纸吗? 

钟绿,你不知道你实在太美了吗?

 

*****

宇宙万物客观的本无所可珍惜,反应在人性上的山川草木禽兽才开始有了秀丽,有了气质,有了灵犀。反映在人性上的人自己更不用说。没有人的感觉,人的情感,即便有自然,也就没有自然的美,质或神方面更无所谓人的智慧,人的创造,人的一切生活艺术的表现!这样说来,谁该鄙弃自己感觉上的小小旅行?为壮壮自己胆子,我们更该相信惟其人类有这类情绪的驰骋,实际的世间才赓续着产生我们精神所寄托的文物精萃。

*****

那一晚你的手牵着我的手, 

迷惘的星夜封锁起重愁。 

那一晚你和我分定了方向, 

两人各认取个生活的模样。

*****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响点亮了四面风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 是燕在梁间呢喃 。

*****

一个生活丰富者不在客观的见过若干事物,而在能主观的能激发很复杂,很不同的情感,和能够同情于人性的许多方面的人。

 

*****

新年等在窗外,一缕香, 

枝上刚放出一半朵红。 

心在转,你曾说过的 

几句话,白鸽似的盘旋。 

 

我不曾忘,也不能忘 

那天的天澄清的透蓝, 

太阳带点暖,斜照在 

每棵树梢头,像凤凰。 

 

是你在笑,仰脸望, 

多少勇敢话那天,你我 

全说了,——像张风筝 

向蓝穹,凭一线力量。

 

*****

那一晚你和我分定了方向, 

两人各认取个生活的模样。

*****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响点亮的一面风 

轻灵 

在春的光艳中 

交舞着变

*****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响点亮的一面风 

轻灵 

在春的光艳中 

交舞着变

*****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响点亮的一面风 

轻灵 

在春的光艳中 

交舞着变

*****

没有情感的生活简直是死! 

 

拣最想做——想做到顾不得旁的牺牲——的事做,未做时心中发生纠纷时免不了的,做后最用不着后悔。

*****

触到灵魂

 

*****

紫藤花开了 

轻轻的放着香 

没有人知道…

*****

那轻,那娉婷,你是, 

鲜妍百花的冠冕你戴着, 

你是天真,庄严, 

你是夜夜的月圆。

*****

我们还会重逢吗?还会继续那残断的梦吗?

 

*****

秋天,这秋天林徽因

*****

–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

*****

我不敢问生命现在人该当如何 

喘气!经验已如旧鞋底的穿破, 

这纷歧道路上,石子和泥土模糊, 

还是赤脚方便,去认取新的辛苦。

*****

女人越理性,活得越高级。” 

你可以保持九十九的热度, 

但要想活得美, 

请把最后一度感性换成理性。

*****

女人们对她总是两边倒的态度,欣赏的奉为指路明灯,恨不能按模子复刻一份爱情事业双丰收的灿烂;不入眼的鄙夷她虚伪作秀,花蝴蝶一般穿梭在男人堆里,靠绯闻、花边和半吊子的才情博得美女兼才女的虚名。 

而男人们,却把她当做解语花,争先恐后挤进她的“太太客厅”,他们都是那个年代最出色的男子,胡适、徐志摩、沈从文、萧乾、金岳霖、李健吾、朱光潜等。

 

*****

火车禽住轨,在黑夜里奔 

过山,过水,过…

 

*****

“我们都没有后悔,那个时候我们急急忙忙地向前走,很少回顾。今天我仍然没有后悔,只是有时想起徽因所受的折磨,心痛得难受。”

 

*****

年轻的时光里不值得拿去生气的

*****

盖房子和建筑不是一回事盖房子是把房子建起来,而建筑是一种艺术

*****

感谢生命的讽刺嘲弄着我, 

会唱的喉咙哑成了无言的歌。

*****

我们这一群剧中的角色自身性格与性格矛盾;理智与情感两不相容;理想与现实当面冲突,侧面或反面激成悲哀。

*****

难怪她笑永恒是人们造的谎, 

来抚慰恋爱的消失,死亡的痛。 

但谁又能参透这玄幻的轮回, 

谁又大胆的爱过这伟大的变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