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圣陶:侮辱人们的人

最近,上海的报纸上刊载一个使我痛心的广告,我想一定有许多人和我同感。这个广告几乎使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然而确确实实是印得很大很清楚的字。语句是:“宁可不娶小老婆,不可不看《礼拜六》”,以下就是《礼拜六》周刊的目录。该刊每期的广告总有几句叫人难受的开场白,这一回是更为突出的罢了——不知道以后还有什么更为突出的话想出来。

叶圣陶:侮辱人们的人

这实在是侮辱,普遍的侮辱;侮辱文学,侮辱他们自己,侮辱所有的读者。我从来不肯诅咒人家,现在,我非诅咒他们不可了。无论什么游戏的事总不至于卑鄙到这样地步,游戏也得讲究高尚和真诚。现在既然有写这两句话的人,社会上又很有能够容忍这两句话的人,类似的语句几乎常见于报纸,这不仅是文学前途的渺茫和可虑,而且是整个中华民族奋发前进的渺茫和可虑了。

然而我们有这样的信念:人们最高精神的连锁是文学,使无数弱小的心团 结而为大心,是文学独具的力量。文学能揭穿黑暗,迎接光明,使人们抛弃卑鄙和浅薄,趋向高尚和精深。既然如此,我们怎么能任文学的前途真个渺茫和可虑呢?

我国与文艺接触的人实在太少了,我们的希望当然要求逐渐增多。就是少数接触文艺的人,又缺乏辨别能力,不明白他们爱好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性质;我们的希望当然要求他们具有辨别能力,明白了解文艺的性质。但是现在的新文学运动能不能影响本来不曾接触过文艺的人呢?能不能使迷途的人辨明正确的趋向呢?实在不能不假思索地回答个“能”字。且不说从来不曾接触过文艺的人;一部分入了迷途的,他们既已接触而且成了爱好,当然要继续接触下去。可是好的正当的非常稀少,力量非常薄弱;坏的荒谬的当然要乘机而起,供应他们的需求了。确实的,好的正当的文艺除了少数几种杂志和丛书以外,还有什么呢?

看了前面所说的那个广告,我们不要徒然伤感,应当格外努力。当然,我们先得着眼于曾经与文艺接触过的人;他们爱好失当,不自觉地认非为是,已成习惯,与我们所谓真正的文艺往往不愿意亲近,这一层障碍首先要打破。我们应当摸清可以打动他们的方法,设想怎样写作他们就愿意亲近了,然后从事写作。这并非迎合迁就,而是“因势利导”,实为是给他们以强烈的讽刺和正确的纠正。他们接触了新的,既然不觉得不习惯,就会屡屡接触,因而潜移默化,进入新的途径。这一层是我们现在极须注意的。同时,从事文艺的人要尽量增多,才能扩大文艺界的范围,供一般人广泛汲取。

我相信前面所说的那种广告总会有绝迹的一天,时间的早晚,全看我们努力的程度如何。

1921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语录集 » 叶圣陶:侮辱人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