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子和聋子 – 叶圣陶

摘要

幸福,是上天唯一平均分配给每个人的东西,每个人都有足够多的幸福,只是,我们会把自己已经得到的看做是理所当然,把自己缺少的,当做是人间最惨。与您分享叶圣陶的文章:瞎子和聋子。

一处地方住着两个残废的人。

大家说他们俩很可怜,他们俩也自以为很可怜,一心想找一位医生给他们俩治疗。要是能遇见一位仙人,给他们俩吃几颗仙丹,一下子就把毛病治好了,那就更遂他们俩的心愿了。

瞎子和聋子 – 叶圣陶

他们俩一个是瞎子,一个是聋子。瞎子从小就瞎了,没见过一丝儿光亮。妈妈怎样笑的,小猫小狗怎样跑的,月亮怎样明亮,花儿怎样鲜艳,他全不知道。

365读书

他是原先有眼球后来瘪了的,还是原来就没有眼球的,大家没法知道,只见他两条眉毛底下乌溜溜的两个圆坑,陷得很深,要是他朝天躺着,可以倒两杯水在里头。

聋子从小就聋了,没听过一丝儿声音。

妈妈哼的催眠曲,小朋友唱的儿歌,鸟儿怎样叫的,风怎样唿哨的,他全不知道。

他的容貌同平常人一样,可是人家同他谈话,他就露出破绽来了。

他看见人家的嘴朝着他动,就把耳朵凑过去,右边的耳朵听不见,转过头来用左边的耳朵听,还是听不见。这当儿他的嘴不自觉地张开了,眼梢起了无数皱纹,脸上似笑非笑的,显出一副尴尬模样。

瞎子听人家说,世间最可爱的是光亮;

靠着光亮,人们可以看见种种可爱的事物。他十分羡慕有眼球的人,更加怨恨自己的残疾。

他说:我要是能看见一丝儿光亮,我就有福了。我听人说青蛙有眼睛,能看见妈妈和弟兄姊妹,又能看见天上的云和山上的树。又听人说飞蛾有眼睛,能在黑夜里找到路,飞向远处的灯光。

我是世间最苦的一个了,不如一只青蛙、一只飞蛾。天呵,我能看见一丝儿光亮么?

聋子看人家常常侧着耳朵听,猜想世间最可爱的一定是声音;听到了声音,就是听到了一切事物发自心底的话。他十分羡慕耳朵不聋的人,更加怨恨自己的残疾。

他说:我要是能听见一丝儿声音,我就有福了。我料想蝴蝶能听见菜花在招呼他们,能听见蔷薇在轻轻地笑。又料想小鱼能听见小溪的独唱,能听见水草和浮萍的合奏。

我是世间最苦的一个了,不如一只蝴蝶一条小鱼。天呵,我能听见一丝儿声音么?聋子从小没听过别人说的话,他说话不是向别人学的,所以声音跟人家不同,粗心听只是“哑哑哑……”的,正像一个哑巴。

瞎子最细心,他听得见蜗牛的脚步声和蚂蚁的对话。

聋子说话虽然极不清楚,瞎子却能听得明白。他竭力劝慰聋子,他认为耳朵聋算不得什么痛苦。

跟聋子说话,用嘴是不成的,只有对他作手势才能使他明白。

瞎子就作种种手势:他指指心头,把两手团紧,然后摇摇右手,表示“不要忧愁”。

他指指耳朵,然后连连摇手,表示“耳朵聋无关紧要”。

他指指鼻尖,又指指耳朵,同时点点头,表示“我能听见声音”。他用手指向四周指指点点,然后指指耳朵摇摇手,表示周围的声音并没有什么好听。

他指指自己深陷的眼眶,又指指心头,然后把两手团紧,表示“我没有眼球,才是最伤心的事”。

他用手向周围乱指,又指指自己的眼眶,摇摇手。

然后把两只手掌摊向外边,表示“一切事物都看不见,真教我痛苦失望!”

聋子看惯了人家的手势,瞎子的意思他全明白。他回答说:你不必伤心,少了两个眼球有什么要紧?我是有眼球的,什么都能看见。但是这有什么好处呢?送到眼睛里来的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事物。

我想,声音是从一切事物的心底发出来的。

我就是听不见声音,连自己说的话也听不见,怎么能叫我不伤心呢?

瞎子听了,就作种种手势来回答,表示的意思是:我以为光亮能照出一切东西的真相,我单单看不见光亮,连自己的手指头也看不见,怎么能教我不伤心呢?

聋子说:我要听见声音,并不稀罕什么光亮,偏偏耳朵聋了。你要看见光亮,并不稀罕什么声音,偏偏眼睛瞎了。假如把咱们俩的残疾对调一下,岂不是彼此都舒服,同平常人一样快乐了么?

瞎子听了连连点头,脸上现出笑意,双手合拢来,作出拜佛的样子。

表示“假若办得到,真要念一声‘阿弥陀佛’了”。

聋子说:只要咱们到处探访,总会如咱们的愿,找到对调的方法。咱们一同上路吧。

瞎子点点头,就拉住聋子的手。

他们俩商量停当,由聋子引路,牵着瞎子走,瞎子呢,把听到的一切作手势告诉聋子。

他们俩走到一位医生那里,同声说:我们一个是聋子,一个是瞎子。

现在打算对调一下:聋子愿意成为瞎子,瞎子愿意成为聋子,相信您一定能为我们尽力。我们的愿望如果能实现,我们一定真心诚意地感激您这位有本领的医生。

医生摇摇头回答他们说:我没有学过这样的本领,也没有听见过你们这样的请求。请你们去找别人吧。

他们俩很失望,出了医生的家。

门外有一个老太婆看着他们可怜,对他们说:你们到这里来,找错人了。从这里往西,有一座树林,树林里有一所古寺,寺里住着一位老和尚。他很有些法术,或者能够答应你们的要求。

你们去找他吧。

他们俩听了很高兴,谢了老太婆,一直向西走。前面果然有一座树林,郁郁葱葱,似乎没有尽头。走进树林,果然有一所古寺,黄色的围墙已经转成灰色了。

走进寺里,看见大殿里坐着一位老和尚,脸皱得像风干的枣子,胡子白得像雪。

他们俩同声请求说:我们一个是聋子,一个是瞎子。

现在打算对调一下:聋子愿意成为瞎子,瞎子愿意成为聋子。相信您一定能为我们尽力。我们的愿望如果能实现,我们一定真心诚意地感激您这位大慈大悲的老和尚。

老和尚也摇摇头回绝了。

他说: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我的法术满足不了你们的要求,请你们回去吧。

他们俩哪里肯走,只当老和尚不肯出力,仍旧苦苦哀求。

老和尚很感动,和蔼地说:我真干不了这个。我可以指点你们一个去处,能让你们的愿望得到实现。你们再往西走,走完树林有一个市集,市集的南头有一座古老的风车。

那风车能够帮助你们,你们找他去吧。

他们俩非常高兴,谢了老和尚,出了寺门再往西走,越走树林越密,一丝天光也漏不下来。

瞎子不觉得什么,聋子可辛苦极了,他睁大了眼睛,一只手拉住瞎子,一只手摸索着前进,才不至于撞在树上。他们俩走呀走呀,走得浑身是汗,脚也痛了,才走出了树林。

对调残疾的心是那样的殷切,所以他们一点儿不觉得痛苦。

树林尽头果然是个市集,市集南头果然有一座风车。风车的翼子很旧很旧了,沾满了尘土,还破了好几处。一阵风吹过,翼子懒懒地转动,好像一位只能勉强行动的老年人。

他们俩虔诚地同声请求说:我们一个是聋子,一个是瞎子。

现在打算对调一下:聋子愿意成为瞎子,瞎子愿意成为聋子。相信您一定能给我们尽力。我们的愿望如果能实现,我们一定真心诚意地感激您神异的老风车。

风车一边转动一边发出沙沙的声音,正像一台破旧的留声机。他说:你们的要求我可以照办,可是我要劝告你们,还是不要对调的好。无论什么人总觉得自己最苦,人家都比他快活。

可是到了人家的境地,仍然觉得世界上最苦的是他自己。

你们何必对调呢?www.lz16.cn

瞎子用手势把风车的话告诉了聋子,他们俩随即同声说:我们一个听得见,可是不爱听,只巴望能看;

一个看得见,可是不爱看,只巴望能听。

我们确信我们巴望的是好的,对调之后决不会反悔。你使我们眼睛瞎的能尝到看的滋味,耳朵聋的能尝到听的滋味,就是治好了我们的残疾,真是功德无量。请不要为我们顾虑,快给我们对调吧!

风车哈哈大笑说:我好意关照你们,你们偏偏不信。要是我不给你们对调,好像我不肯帮助你们似的。

可是我得说明在前,我只能给你们对调,可没有本领再调回来。

如果对调之后你们觉得更不满意,又想调回来,我就不能帮助你们了。

瞎子毅然回答说:我的希望是看见光亮,光亮能照出一切事物的真相。

只要能看见一丝儿光亮,我就有福了,哪儿会反悔呢?

聋子也毅然回答说:我的希望是听见声音,声音是从一切事物的心底发出来的。我只要能听见一丝儿声音,我就有福了,哪儿会反悔呢?

风车把翼子顿了几顿,仿佛一位老人在点头。他说:你们的意志非常坚决,我一定满足你们的请求。你们站得近一些,待我扇三下,你们就对调了。

瞎子和聋子心里十分高兴,他们俩飞快地跑到风车跟前。

呼,呼,呼,风车的翼子转了三下,他们俩立刻对调了。

瞎子的眼眶里忽然突起两颗眼球,他只觉得一闪,描摹不来的一闪,他看得见光亮了。

看得见一切事物了;

同时,他再也听不见声音了。

聋子的耳朵仿佛忽然打开了门,他只觉得一响,描摹不来的一响,他听得见声音了,听得见一切事物心底的话了;同时,他再也看不见光亮了。

从此以后,咱们为了说起来方便,就管原来的瞎子叫“新聋子”管原来的聋子叫“新瞎子”现在是新聋子牵着新瞎子,新瞎子作种种手势向新聋子示意了。他们俩跟风车道了谢,向市集走去。

说也奇怪,市集中的人好像都知道他们俩对调了,瞎子变成了聋子,聋子变成了瞎子。

他们俩走到哪儿,哪儿就引起一阵纷扰。

新聋子看得见这些人的形状了,这在他是新鲜事儿,所以看得格外仔细。这些人对他们俩指指点点,脸上现出轻蔑的笑;嘴唇都在动,他虽然听不见,可是根据先前的经验,知道说的都是些嘲弄他们俩的话。

他想:没想到世界上有这样叫人受不了的笑容!

他们这样笑,无非表示他们是健全的人,幸福的人,所以值得骄傲。难道我们这样的残废的人,不幸的人,就应该感到羞耻么?看见这样的笑容真教我懊悔,尤其是我初有眼球就看见这样的笑容!

他拉着新瞎子就跑,只想赶快离开。

这时候,新瞎子已经听见这些人在说些什么了,这在他是新鲜事儿,所以听得格外用心。这些人用俏皮的声调取笑他们俩说:真是奇闻,瞎子变成聋子,聋子变成瞎子,可是总逃不了是个残疾!

你看,一个牵着一个,攒着眉头,侧着耳朵!多丑啊!

新瞎子虽然看不见这些人的表情,可是根据先前的经验,知道周围都是奚落的脸色。

他想:没想到世界上有这样教人受不了的话。他们这样说,无非表示他们是健全的人、幸福的人,所以值得骄傲。难道我们这样的残废的人、不幸的人,就应该感到羞耻么?

听见这样的话真教我懊悔,尤其是我刚能辨别声音就听见这样的话!他推着新聋子,要他快点儿跑。

他们俩一个推一个拉,跑得马一样快。

一种疲劳到极点的声音使新瞎子停住了脚步。他听见有好多人在喘息,而且都是老年人。吁吁的呼气,好像一下一下地在挤许多已经破了的皮球,还夹着彼此响应的痰嗽声。

他又听见沉重的脚步声,听见担子在晃动,听见有人在搬运砖瓦,但是都不及那喘息声刺耳,使得他浑身感到难受。他再不愿听见那种声音,但是他已经不是聋子了!

新瞎子一站住,新聋子也站住了。他看见许多老年人在一片尘土飞扬的砖瓦场上干活。他们挑着很重的砖瓦,背都弯得像个钩子,由于拼命使劲,枯瘦的脸涨成酱色,汗水满身,好像涂了油;

脚几乎移不动了,挺一挺,抖几抖,才能向前移一步。

这种景象使新聋子笼罩在悲哀的气氛中。

他觉得新生的眼球有点儿潮润,他想这大概就是常听人家说的流起眼泪来了。一阵又酸又麻的感觉从他心里一直透到眼睛和鼻子之间,非常难受。他再不愿看见那种景象,但是他已经不是瞎子了!

结果还是一个拉着,一个推着,逃难似的跑开了。

新聋子失望地长叹一声说:我新得到的眼球已经看见了两种很不舒服的事物!

他问新瞎子:你的运气怎么样?可曾听见什么可爱的声音?新瞎子指指耳朵,伸出两个指头,皱着眉摇摇头,表示“自从打开了耳朵的锁,已经听见了两种不愉快的声音了”。

新聋子说:我早就告诉过你,世界上没有什么好听的声音。现在你相信了么?

新瞎子又作了几个手势,表示:我也早就告诉过你,世界上没有什么好看的事物。现在你相信了么?

不要互相责备吧。

咱们的快乐就在咱们的希望里边。咱们再往前走,希望你能听见可爱的声音,我能看见可爱的事物。

听了新聋子的话,新瞎子点头赞成。他们俩又提起轻快的脚步向前走。

忽然一片可怕的红色把新聋子吓呆了。

他辨不清是什么东西,只觉得自己心里的血就要从嘴里喷出来似的。

他脑子里模模糊糊的,两只脚仿佛被钉住了,一点儿移动不得。等到稍稍清醒的时候,他才看清楚那是一头猪,侧躺在一条肮脏的板凳上,血正从它的胸口流出来。

屠夫从它胸口拔出亮晃晃的尖刀。

新聋子感觉浑身非常难受,好像有许多尖刀在刺他。又看见好些半爿的猪挂在一根横木上,猪嘴里的牙齿露在外边,好像要咬人的样子,眼睛半开半闭,似乎在那里偷偷地看人。

新聋子害怕极了,脑子里又模糊起来。他双手掩住了眼睛大喊:我不要再看了!

这时候,新瞎子突然听见一声惨叫,那声音尖锐极了,他感觉他的心好像中了一支冷箭似的。

歇了一会儿,他听见一连串号哭似的声音,听着直觉得浑身发抖。

接着,他又听见血喷出来的声音,血流到一个瓦钵里的声音。猪的叫声越来越微弱了,只剩下垂死的喘息了。新瞎子听得害怕极了,几乎吓破了胆。他双手掩住了耳朵大喊:我不要再听了!

一个喊“不要再看”一个喊“不要再听”正在同一个时候。

听了新聋子的喊声,新瞎子就作手势把自己的心思告诉新聋子。新聋子吃惊地说:你也不要再听了么?那么,咱们不是就没有希望,得不到快乐了么?新瞎子点点头,表示“的确是这样”。

他们俩凄惨地站在那里。新聋子掩住了刚能看见的眼睛,新瞎子掩住了刚能听见的耳朵。两个人都不敢放手,永远不敢放手,因为神异的风车不能帮助他们恢复原状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